【青岛故事】青岛顶级红木玩家 砸上亿承包原始森林西藏工艺品

2019年01月15日 20:04来源:意彩娱乐手机版

【青岛故事】青岛顶级红木玩家 砸上亿承包原始森林西藏工艺品

【青岛新闻网独家】

【往期回顾】

(记者 于泓)

有人家里有矿,但楚振绪玩得要高端的多,他在南太平洋岛国承包了上万公顷大叶紫檀原始森林。

故事开始前,先介绍下主角人设。作为青岛实业圈里的名人,楚振绪在自己擅长的节能科技领域做得风生水起,20年商海沉浮,已过不惑之年的楚振绪也早早实现了财务自由,如果他想,后半辈子提笼遛鸟当个富贵闲人没有问题。

面对这样一个“躺赢”的基本盘,这位不差钱的老大哥玩了把大的,斥资上亿元,跑到南太平洋上的所罗门群岛承包了上万公顷大叶紫檀原始森林,又撒了大把的钱在青岛建了红木家具加工厂,高薪聘请红木设计大师和雕工,跨界扎进了红木家具领域。

【青岛故事】青岛顶级红木玩家 砸上亿承包原始森林西藏工艺品

资深红木迷 自己玩不过瘾还开了厂

“一开始根本没考虑开厂的回报,我就是喜欢这东西。”楚振绪说这话,是够资格的。

楚家祖上一直在青岛做食品加工生意,在那个动荡的年代也算得上家境殷实。祖辈对于家里的摆设极为考究,在众多的木材中,尤其偏爱过去只供皇家的红木,所以在楚振绪的儿时记忆里,各种红木家具就是家的一部分。

尽管家中的这些红木家具在后来付之一炬,但这种红木情节已然在他心中扎下了根。

像很多的创业故事一样,在后来的改革开放大潮中,有着家传经商基因的楚振绪可以说是如鱼得水,办实业、做投资,很快就创出了名堂,在不用为面包操心之后,楚振绪搞起了红木收藏,从最起初的摆件、手钏,到各式各样的明清红木家具,凡是跟红木相关的工艺品、古董,都是他收藏的目标。

如果没有后来的转折,那楚振绪的段位会一直停留在普通玩家的段位。2010年,作为合作企业代表,楚振绪受邀去上海世博会参加塞浦路斯馆的建国50周年活动,在此期间,他流连于各国场馆之间,一个南太平洋岛国的参展品引起了他的兴趣。

“那种木材我认识,大叶紫檀,世界上密度最大的木材之一,不敢说是红木中的翘楚,但进前五没问题。”在红木收藏领域浸淫多年,楚振绪一眼就看出了展示的这些工艺品的木材价值,而再一打听,原来这种大叶紫檀来自于南太平洋的所罗门群岛,目前全球只有4万吨可供砍伐的原木,稀缺性远超黄金。

“搞收藏的有个习惯,见到好东西就想给收过来。”在明白了这种大叶紫檀木材的稀缺性之后,楚振绪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想把这些个好东西全都收到国内,这也就是他想跨界玩红木的初衷。

【青岛故事】青岛顶级红木玩家 砸上亿承包原始森林西藏工艺品

楚振绪承包的原始森林

青岛企业家变身南太平洋“地主”

土地承包这种事,放到任何一个国家,都要跑上好一阵的手续,更不用说去千里之外的南太平洋岛国。

这里有必要介绍下所罗门群岛这个国家,作为南太平洋的一个岛国,所罗门群岛是世界上最不发达国家(低度开发国家)之一,尽管官方语言是英语,但全国共有超过990个岛,人民群众说着80多种土语,国家没有军队,仅靠800多人的警察队伍维持秩序,这无形中为楚振绪的“淘宝”增加了难度。

因为原始森林采伐需要严格审批,为了能使这种优质红木进入中国高端木材市场,楚振绪在一年的时间里多次往返群岛,做了大量的工作,才获取了当地政府和世界森林组织的认证,并承包了当地大量的原始森林资源,终于将产自南太平洋群岛的优质大叶紫檀带入了中国。

拿到了这么好的原材料,楚振绪下一步究竟想要干什么?

“有朋友劝我直接屯起来或是直接卖掉,但我觉得这样太可惜了。”楚振绪的野心很大,他想让这些珍贵的木材能够真正地融入中国,变成国人生活的一部分,做成家具或是艺术品,无论这些东西最后归宿如何,总归是能一代一代在国人手里传承下去。

楚振绪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在当上南太平洋“地主”的同时,也在青岛开了家家具加工厂,高薪聘请红木设计大师和雕工,陪着他一块玩大叶紫檀。至此,楚振绪算是由着自己的兴趣,活生生用钱铺出了一条产业链,保守估计前前后后花了上亿。

【青岛故事】青岛顶级红木玩家 砸上亿承包原始森林西藏工艺品

楚振绪请来的专业雕刻师

“我想重新找回老家具的温度”

砸了上亿的资金,又是跑南太平洋、又是在青岛建厂,折腾了这么一圈值么?楚振绪的答案是肯定的。

首先从商人的角度来说,近年来国内红木市场的持续走高,在收藏界,红木作为一种不亚于黄金的珍贵材料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青睐,而大叶紫檀作为一种稀缺性的木材,有限的储量造就了其巨大的升值空间。

“如果一开始就奔着赚钱去的话,说实话我没必要冒这么大的风险,有很多更稳妥、收益更快的项目可以投。”楚振绪说,真正让他下定决心去做这件事的,还是自己这几十年的红木情节。

“你看看咱们现在家里这些东西,有哪一件是能真正传下去的?”楚振绪说,过去家里的一张八仙桌或是一对圈椅,往往都能传几辈人,好的木料不仅能够经受住时间的考验,更是在一辈一辈的传承中,多了一分家庭的温情,儿孙可能早已经忘记祖辈的容貌,但是老人留下的东西还在,睹物思人就是这个道理。

也正是因为这份情节,楚振绪定下了个规矩,凡是父母给子女置办嫁妆的,一律打折,比起现在家长们动辄就配送的汽车、电器,他认为这些实实在在能够流传下去的物件更有价值,他自己也在能力范围内去推广自己的理念。

当然,选择自己开厂做红木,楚振绪也是想为身边玩红木的朋友提供个保障。几年前,楚振绪一哥们花几百万买了一套号称是小叶紫檀的红木沙发,受邀过去长眼的他发现这套沙发有些不对劲,仔细一鉴定,发现这个木材根本不是小叶紫檀,木料成本多说两万,内部的纹理全是工人描上去的。

“最起码有我的口碑在,圈子里的朋友能买上真东西。”楚振绪说,作为一个资深的红木爱好者,他想让更多的朋友能够买上真东西。

尽管已经过去了几十年,但谈起当时家中被付之一炬的各种红木家具,楚振绪还是免不了有些遗憾,有时候人的记忆会随着这些老物件的消失而逐渐淡忘,或许楚振绪做了这么多,其实就是想再重新找回些什么。

【青岛故事】青岛顶级红木玩家 砸上亿承包原始森林西藏工艺品

除了办厂,楚振绪还开在劲松四路开了一家紫檀展示馆

【青岛故事】青岛顶级红木玩家 砸上亿承包原始森林西藏工艺品

楚振绪展出的红木家具

【青岛故事】青岛顶级红木玩家 砸上亿承包原始森林西藏工艺品

楚振绪展出的红木家具

本文地址:http://www.tianyamj.com/yicaidaili/20190115/2004.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家都在看更多>>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