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俄近期领土谈判的来龙去脉

2018年11月22日 02:29来源:意彩平台手机版

11月14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新加坡举行首脑会谈。此次是两人的第二十三次会谈,会谈确定了解决日俄和平条约及领土问题谈判的基本路径,为双方今后推进实质性谈判营造了有利的外交环境,同时凸显安倍在美对日高压态势之下,转向积极拉近与普京距离,谋求对美牵制等诸多政治考量。

新加坡“安普会”是安倍的一次外交成功

14日21时20分,新加坡“安普会”结束。日本广播协会(NHK)当晚报道称,在会谈中,普京对有机会就日俄之间包括优先课题在内的所有领域课题进行讨论表示高兴。安倍则对旨在实现日俄共同经济活动的举措以及日俄防卫交流等得到扎实推进表示肯定,安倍还着重表示希望深入谈论日俄领土问题。

会谈结束后,安倍在新加坡当地召开记者会并表示,与普京达成了协议,即(日俄)和平条约缔结后俄向日移交(齿舞、色丹)两岛;以1956年《日苏共同声明》为基础,加速日俄和平条约谈判。

2016年12月,普京访问日本。安倍在老家山口予以盛情款待,积极展开“温泉外交”,意图一举推动以归还“北方四岛”(俄称南千岛群岛)为前提的日俄共同经济活动。但两年来,上述议题实质性进展缓慢,这令安倍十分焦急。今年9月,俄举办远东经济论坛。当时,安倍当着在场的各国首脑,质问普京是否将放任两国关系非正常状态长期持续下去?普京则毫不客气地向安倍提议,不设前提条件,年内达成日俄和平条约。普京此语对安倍和日方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日本国内舆论更是瞬间沸腾,对普京解决日俄领土问题的诚意表达了强烈质疑。不过,安倍回国后第一时间表态,普京的提议正显示其仍怀有推进日俄领土谈判的真实意愿。其后,安倍继续加强首脑和安保高层的对俄对接和磋商。有日媒称,日本国家安全保障局局长谷内正太郎、内阁情报官北村滋等人是日本对俄沟通的关键角色。

安倍通过此次新加坡“安普会”,实际上化解了普京上述提案的负面冲击,将普京拉回到基于现实主义立场的谈判框架,同时让国际社会看到了一贯强硬的普京也有妥协让步的一刻,应该说这是安倍一次不小的外交成功。

FNN电视台11月17日、18日的最新民调结果显示,超过六成的受访者对新加坡“安普会”持肯定意见,同时要求日方继续坚持返还4岛的立场。

日俄舆论对“先还两岛”立场差异明显

然而,日俄双方舆论针对所谓“先还两岛”的立场存在明显差异。

日本舆论界一方面认为,安倍此次未坚持日方“立即一次性归还4岛”的一贯原则,但至少为解决日俄领土问题打开了一扇窗户,毕竟该问题拖得越久,国际法上对日方的主权诉求越不利;另一方面则担心安倍上了普京的当,结果会颗粒无收,即便如愿获得两岛,也可能就是最终的结果。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15日表示,此次首脑会谈赋予今后日俄关系发展的空间,非常有意义;日方一贯在实际归还岛屿的时间上秉持灵活应对的方针;解决“北方四岛”主权归属问题之后,再缔结和平条约的立场没有变化;安倍首相不希望将该问题留给下一代人。外相河野太郎15日也表示,日方解决4岛归属问题后缔结和平条约的立场没有变化。

另外,多家日媒社论则呼吁,安倍应切实履行向国民说明日俄谈判内情的责任。

与此同时,普京15日对俄媒表示,日本国会曾批准日苏共同声明却不执行,而日苏共同声明仅写明缔结和平条约后移交两岛,没有明确移交岛屿的根据及其主权归属,这些都必须认真地加以研究。

从普京的表态中不难看出,基于日苏共同声明推进日俄和平条约与领土谈判是安倍首先提议的;即使俄方接受“先还两岛”方案,今后的谈判也绝非易事。

有日方专家认为,按照普京和俄方这种思维展开谈判的话,日方最终是不可能得到两岛主权的。日方不应以主权在俄的前提下进行谈判,而应首先确认岛屿主权,继而确认其专属经济水域,切实掌握渔业权,修改至今与俄订立的各种条约,这才是重点。总之,就是有必要继续主张4岛一并返还,而且不要单纯答应俄方的经济合作要求。

据日媒16日报道,俄媒围绕“安普会”结果进行了激烈讨论。参与讨论的俄方专家中,有的认为日方想要的是岛,不是和约;有的认为焦点问题是两岛移交日方后,美军设施进岛的可能性无法排除;有的认为普京的意思大概是可以把两岛租借给日本,所以主权属俄。

朝日电视台晚间时评栏目称,俄罗斯远东大学教授阿纳托利柯西金认为,岛屿自动返还(日本)是不可能的,或许存在着所谓的“有限主权”的思路,说不好听点,“有限主权”某种程度上就是“冲绳方式”,比如部分俄罗斯军队和警备队留在那些岛上;万一安倍和普京都赞成移交两岛的话,即便如此,那也肯定会出现相当热烈的争论。

齿舞、国后两岛具有重要军事战略意义

齿舞、国后两岛仅占“北方四岛”总面积的7%,地理上似无足轻重,日方如最终获得这两岛也无甚意义,实则不然。

日本东海大学教授山田吉彦11月19日题为《普京的目的是在返还后的北方领土上驻留俄军》的评论文章称,普京担心两岛返还后,日方在上面设立自卫队基地,或者美军援引日美安保条约在岛上驻军。因此,他更重视的是让俄军或边境警备队继续驻留在岛上。

该文称,至今,俄在色丹岛的斜古丹(音)港部署有边境警备队的基地。该基地的重要任务是监视国后水道。国后水道处于择捉岛和国后岛中间,水深约480米,终年可作为俄潜艇从太平洋进入日本海的航路。冬季,鄂霍茨克海为流动冰川所覆盖,俄潜艇只能经由国后水道进出太平洋与日本海。假设择捉、国后两岛也归还日本,那么国后水道将编入日本领海,依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之规定,俄潜艇需上浮并加挂国旗方可通过。为此,俄在军事战略上不可能将国后水道拱手让与日本。

该文又称,普京对日领土谈判最有力的牌就是对北方领土的实际控制。而且,随着国际原油价格上涨,俄经济方面获利甚丰,外交上转向了强硬。

美国压力促使安倍“投向普京怀抱”

日媒报道,日俄近期官方和民间交流活动频繁,双边关系呈现不断升温迹象。10月30日,日俄外交副部长级会议在莫斯科举行。双方围绕温室蔬菜栽培、观光旅游开发、风力发电、垃圾减容、海产养殖等经济合作项目的事业化加深议论。俄外务省表示,双方正讨论建立使俄罗斯萨哈林州与日本北海道的居民可相互自由往来的制度。11月7日,日本新能源与产业技术综合开发机构与俄国营电力企业在俄靠近北极圈的地区,使用日制风车进行风力发电实证实验,帮助俄解决其高寒地带能源供应问题。11月10日,日俄在东非索马里海域的亚丁湾举行海上反海盗联训,训练项目包括有关海盗的情报交换、民船警戒保护、直升机相互着舰等。

本文地址:http://tianyamj.com/yicaiyulewangzhan/20181122/7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家都在看更多>>

今日热点资讯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新闻排行榜